🇩🇪NIKOLE

【冰九】此罪难赎(1)

这是我写的第一篇冰九www
写的不好还望多指教

emmmmmm
想写一篇冰九,九妹中心向
会歪曲(ooc),加以我自身的解读
不晓得下一更是什么时候,不要打我,尽力写吧我

若得他人青眼相看,若曾得光明照拂,何须在泥淖里挣扎,至此卑躬屈膝,至此无关君子,至此万劫不复

他沈九啊,倾其一生都活成了一个笑话似的。

沈九步步为营,见风使舵,戴上名为君子的伪善面具,登上清静峰峰主之位,自以为破茧化蝶摆脱了卑躬屈膝,忍气吞声活着的那个在黑暗的小屋子里等待着黎明到来的弱小的自己。

可那副伪善的面具却还是在那个名为洛冰河的少年到来时裂开了一丝缝,面具之下深渊间有寒风烈烈,呼啸而过,沈九明白,那个少年,天资卓跞,自是这一批要招收的弟子里天赋最卓著的那一个。但是那又如何,这难道会促使他沈九去苦心栽培这个好苗子吗?笑话啊,都是笑话,他沈九自是因了着秋家之祸错过了登上仙途的最佳时机,误了一身好根骨,那这样一个沈九又如何会悉心栽培所谓天赋异禀的洛冰河呢?那岂不是对自己前半生的命途多舛的嘲笑吗?
作为沈九,他并不想多看作为自己弟子的那个少年,更有甚者,他还想放纵自己内心的恶鬼去抹灭那少年的存在;但是作为沈清秋,明面上倒也要端个伪善君子的形象,他只得匆匆瞥一眼那少年。
只是沈九匆匆一瞥,洛冰河却读出了他未来的师尊眼底的不屑与厌恶之情,并不是什么真正胸怀光风霁月的君子能有的眼神,但是彼时的洛冰河还是纯净无瑕的少年,心下确乎未有多想,反倒是有点紧张他的师尊是否是厌恶他这脏兮兮的模样,却不知,他这副光明的少年模样,正是沈九最憎恶的模样。
沈清秋还是收下了这个名为洛冰河的弟子,只是在洛冰河递上拜师茶之时,还是顿生了恶念,霎时手起茶落,滚烫的茶水便落入那一寸光阴里,顺着洛冰河一头乌发淌至脸颊,再是衣襟。
似是于静好的岁月间降下了一场瓢泼大雨,这场阴雨,似要浇灭一切希望之火,然而洛冰河心头是燃着熊熊烈火的,那份少年心性,至少此时还未改。
洛冰河被浇了一头茶水,却还是那副光明的少年模样,他只是想,是不是他泡的茶,成色不好?

沈清秋泼了那少年一头茶水,却还是心头郁结,他看着那副模样便觉得那是自己作为沈九时的懦弱模样,毫无反抗之力,只得忍受那份名为命运的强暴。

待续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