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OLE

蝶


一只上下翻飞的蝶,于天光云影间翩跹,忽而又急转而下,于他的指尖穿梭。
那蝶翼是黑白二色分明,其间纹路蜿蜒,却成了一片灰色的阴翳。
仿佛须臾之间百世光阴已过,唯有一岁一枯荣更迭记录着时间的变迁。
他是一片剪影,是历史迂回曲折的长廊间重错屏风后的一抹暧昧的暗色。
他困于黑暗,身陷囹圄,不得自我求索,不得自我解放,唯有蛰伏着,忍而不发。
不知何时,有微风曳着夏日的细雨飘入黑暗,那雨绵长悠柔,却内蕴绵延不息之势,倾落了阳光。
他情难自禁,小心翼翼伸出一双手,仿佛要捧住那微乎其微的阳光。
那是什么?又是谁?影子不会知道,唯有心里的贪和恋日复一日地膨胀。
他踽踽独行于黑暗,孑然一身,已然太久了。
忽而有一天,那条通向光明的康庄大道敞开了,桎梏他多年的枷锁被解开了,他仍是迷惘。
怀着一腔偏执和隐忍多年的火,他走进了阳光。
真正站定后,他倒是平息了些许心绪。
那是一只蝶,蝶翼是黑与白交错着旋舞的姿态,它栖息于阴影之中,仿佛要同四下静寂融为一体。
明晃晃的地面映出了他的脸,不是麻木不仁,也不是义愤填膺,只是平静。
那平静是暴风雨的面具。
那一天,他从阴影的背面走出,走向了光明,又似乎迈入了一个新的漩涡。
他所走过的距离,不过是从一个自我的漩涡,走向了一个历史的漩涡。
那蝶似乎是亲昵,环绕着他翩然起舞。

殿外仍是雨,连绵不断的雨,和隐天蔽日的云,以及远方蒙蒙一片被灰色浸染的山。
他知道他要去做的事情,他要去反抗最不可能改变的命运,他要让日月无光,唯有此时藏匿于黑暗中的他的自我才能真正得到自由与解放。
他知道的,所有人,包括他,都不过是棋枰之上的黑白棋子。
可就算命似蜉蝣,生如一芥,他也要试一试,以阴逆势,居阳之上位,扭转乾坤,否极泰来。

这场雨注定是不会停的。那蝶,只得弥弥一线天光,也甘之如饴,更多时候,还是在血雨里翻飞。

他走的更远了,更远了,又离那太极正中更近了,更近了,他快要溯流而上,直抵中心了。

有无数利刃自黑夜出鞘,一声又一声刀刃刺透骨血的闷响,是黑夜奏鸣起最后的乐阕。

然水之机变万千,可以柔克刚。
他乘势而上,纵受千刀万剐,也一步不屈。
阴势终居于上位,日夜不息的雨声里,还有风暴裹挟着惊雷千里奔袭。
那蝶又落寞地扑闪翻腾了,最后,还是沉于一片黑暗,等待下一日天光乍破,它方能透过无尽的黑暗窥得一线光明。

殊不知永夜背后是亘古不变的轮回。
轮回更迭,权谋征伐,无穷无尽,皆是虚妄。

(PS:本来是想写影子的成长过程以及对小艾的感情变化,但是最后写出来就很意识流了,写的不好请多多指教)

评论

热度(5)